<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大漠中的传说

大漠中的传说

添加:2017-09-07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
贝安是一个沙漠里的小国,它就建立在一大片绿洲上。这里的资源丰富,也有足够的地下水脉供人们取用。

所以说,这里是一个安定、富饶而又美丽的地方。

只是在沙漠里,除了自然界的灾难外,还有一件事另人恐惧,那就是--沙漠强盗。不过在王子修?德拉继位后,贝安的人民已经很少看到沙漠强盗了。大家都说,这是新王的威名镇住了强盗,使得他们不敢再来。

当修听到这个消息后,他也只是一笑带过。

在平时,贝安的夜晚就是热闹非凡的,白天辛勤劳作了一天的人们终于可以放下手中的工作,尽情玩乐一番。

今天晚上,皇宫里来了三位尊贵的客人。他们是来自邻国的使者和公主。

贝安周围有一邻国,名叫富罗。今天,富罗的公主和使者是来求亲的。

修今年已有25岁,但至今没有一个妻妾。更何况他的样貌俊伟,气度不凡。使得贝安的女子们对她们的国王是趋之若骛。

可今天,富罗的公主却是有备而来。

贝安的地下水脉是先流经富罗再到贝安。在沙漠,水比金子还贵重。而富罗只要掐住水源,贝安就要面临断水的困境。原本在贝安还有一条地下河,可不知为何,近几年来水是越来越少,近几月几乎是枯竭了。

被抓到痛处的修只有先敷衍着公主等人,再想办法。

酒会持续到了很晚,好不容易,修才摆脱了公主的纠缠回到了寝宫。

在门口,修德拉遣走了侍卫。

打开门,一阵凉风吹过。窗开着。

走进门的他还没来得及多想,便被抱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。

“安……”修低语道。

“有没有想我?”反手关上身后的房门,安把他搂的更紧。

“……,当然有。”

“是吗?”安低低的笑了,他边啃咬着修的脖子,边问着。

“别,会留下印子的。”

修挣扎着,想从安的怀抱中脱身。

安却只是把他紧紧按在怀里, “怎么?怕被人看见?”他的唇移到修的耳垂处,重重一咬。

修德拉全身一震。随着安接下来的轻咬细舔,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一下子瘫软了下来。

“呵呵,你还是这么敏感。”安轻笑着。 “就是不知道你这习惯了男人的身体能够满足那位公主吗?”

修一惊,他再次推开了安,这次安却很合作的放开了他。两人面对面的注视着对方。

安要比修高出一个头左右,同样的,他也有一张俊美的脸,加上他那高大挺拔的身材,绝对是沙漠中的女子们的梦想。

“你……知道了?”修不安的咬着唇。这是他最担心的是,原以为不会这么快的,可谁想知……“修……,你忘了……我是谁了吗?”安轻笑着。

可修知道,安他在生气,而且很生气。

“安……,我也是无奈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安还是浅笑,可是他那双蓝眸以如大海般,其中已翻起惊涛骇浪。

“可是修……,你还记得我们当初的约定吗?”

“记得……”修的声音在颤抖。

“可是你今天却……”

“对不起,可是我……我……”说着说着,修的泪便流了下来。

现在的他看上去好脆弱,好无助。

安看了他好一会儿,终于他还是叹了口气。明知这只是修的哀兵政策,可是他却不忍心看见他的泪。

“好了,好了。我不逼你,可你一定要想办法打发她。我也会想办法帮你的,别哭了。你是我的修啊,我舍不得你流泪。”

安再次抱紧修, “我的修啊,我好爱你……,你也要永远在我的身边啊……,永远的爱我啊……”

“嗯……”修把自己深深的埋在安宽广的胸膛里,他的脸色有些复杂。爱吗?我还有这种东西吗?在你亲手杀了我最爱的人后,又凭什么来问我要爱呢? 你是知道的,可你却宁愿欺骗自己。而我也不稀罕你的爱,我只是在利用你而已。

在被安抱上床时,修看到了天上的那轮明月。

月……,你在天堂还好吧……

如果说,十七年前,我们没有救安,你是不是就不会死了呢?而我也就不会……月啊,我们曾经约定过,我会给你一个美丽的婚礼;而你,会为我生下许多可爱的孩子……,那曾是多么的美好啊……“修,你在想什么?”

已经脱掉修身上的全部衣物,安在修的红珠上重重地一咬,以惩罚他的不专心。

“啊……”

修一痛,叫出了声,可其中是媚多于痛。

“你不专心哦……”

安舔舔那被他咬得有点渗出血丝的乳尖,即而又温柔的吮吸着。他的左手揉捏着修的另一边红珠,直到它挺立起来,才转移目标吻了下去……很快,修便开始气息不稳的呻吟起来,他的身躯也在安的怀中不断的扭动着。这使得两人的体温都很快就升高了“嗯……,啊、嗯……,啊,啊啊……”

修的媚叫让安听的热血沸腾,他放弃修的红珠,回到他的脸上,对着他的红唇重重的吻了下去。

安的舌在探便修的口腔后便用力的纠缠着修的舌,嬉戏着。

修也努力的回应着,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随着热吻从他的嘴角流下……直到修几乎透不过气来,安才放开他。

一条银丝随着安的离开而出现在两人之间,安一笑,舔掉了修醉边的液体。

“修的嘴里好甜……连这个也是甜的哦……”

修失笑, “胡说八道!”

他的笑容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的诱人……

安再也忍不住,他低下头用嘴开始吞吐修的分身,而修则是双手牢牢抓住床单,迷朦着双眼,不断从嘴里吐出呻吟……他的理智在欲望中被冲的粉碎,现在的他只想要身上的男人赶快来满足他的欲望……很快的,修达到了高潮……气喘嘘嘘的修瘫在床上,他的脑中一片空白,还没有从高潮中恢复过来。

安把修射在他嘴里的乳白色的液体吐在手中,然后把湿滑的手指轻轻探入修的后庭中……由于多日没有交欢,修的后穴变的很紧。

在安试图插入手指时,修的身体一震,随即恢复了神智。

“放送,修……,不然你会受伤的……”

“嗯……,痛……”

在安的食指全部插入时,修痛的皱起了眉, “安……,好痛……”

“现在才进去了一根手指,你就疼成了这样……修,放松……”

“嗯……”

修试着放送了身体,安也强忍住自己的欲望,开始仔仔细细的为修开拓。

半晌后,安好不容易才使他的三根手指在修的后穴中自由进出……安看看修,他好象已经又有了感觉,安这才撤出手指,换成自己的欲望进入了修的身体……“啊--, 嗯……,痛……”

虽然已经开拓过,可安的欲望还是让修痛得流下了眼泪。

安怜惜地吸吮掉修的泪,然后开始律动起来……虽然不舍,可安实在是忍不住了,他大力的进出着,也不管修在他身下的痛哭,哀求,现在他就象只久未进食的野兽,不断的索取着,一遍遍的爱着修……这场欢爱一直持续到天亮时分,意犹未尽的安才不舍的放开修。

修的双眼红肿,让安不禁有点内疚,看来他昨晚是有点不知节制,可是当他听到有人向修提亲时,他的理智就全无。修是他的,谁也别想抢走他!

“对不起……”亲吻着修的双眼,安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无数的细吻。

安又看看天际,时候差不多了,不能再留了。

安起身穿好衣服,在修的额上留下一吻后便从窗口跳离了修的寝宫……

    02

就在安从窗口跳下后,一直在装睡的修张开了双眼。

修坐起身,呆呆地看着大开的窗户。窗外飘来一阵的花香,这是月最爱的花。修还记得曾经自己为了让月高兴,在皇宫的各处种满了这种花。

可现如今,每当修闻到、看到它,他的心便痛了起来……月……我的月……十七年前,也是这样的季节,也是这么好的天,小小年纪的修和月在马房里牵了一匹马。

骑着它,两人偷溜出城,向尼威尔山跑去。

尼威尔山距离贝安只有半天的路程。那是一座没有植物的光秃秃的悬崖,山很高,而且只有一条上下的路。

在贝安,尼威尔山是神圣的,而对孩子来说,它也是神秘的,让他们好奇的。

两个小家伙在中午时赶到了尼威尔山的山脚下。

两人下马开始找避阴处,想等午后最热时过后在上崖顶。

在山角下的一个洞穴中,两人发现了一个受伤昏迷的小孩。他就是安。

安的身上有好几处刀伤。

他身上的衣物华美,比起修和月毫不逊色,再加上附近还是时不时的有沙漠强盗的出现。

因此修和月都认为安是被沙漠强盗所伤。

两人看看安的伤还算好都是些皮外伤,而修在出宫是也有带些药物,本来他是给月备用的,没想到还真是派上了用处。

在包扎伤口的时候,安醒了。

修和月都对他露出甜美的笑容。

安楞了楞,随即便放松了一下紧绷起来的心。

“我是修,她是月。”修笑咪咪的,双眼弯成了道月牙儿, “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“我是安。”

从此,三人便成了朋友,时不时的约在这里见面。然后再一起到处去玩。

比起修和月,安要老成的多,他懂得很多东西,都是修和月从来不知道的。修从安这里学到了许多有用的东西。

而月也喜欢缠着安,她时常说安有对世界上最美的眼睛,象大海般蔚蓝的双眼。

对此,修也是同意的,不过他最喜欢的是安快乐时的双眼,因为在那时,这双蓝眼中的海是平静的,那抹蓝是带着阳光的蓝,很美很美……时光匆匆,在不知不觉中,三人认识也有十年了。在这十年里,三人有快乐,有争吵,还有打架(是指修和安),可不管怎样,三人的友谊是越来越深厚,直到那天的来临……一天晚上,安单独约出了修,并嘱咐他不要告诉月。

安说的很认真,修虽然有疑惑,可也没在意。

二人约在城郊见面。当晚,修准时赴约。

当修到时,安已经等候在那里了。

修笑着迎上前。

“安,找我有事?”

“嗯。”安坐在树下望着修,他的脸色平静如昔。可他的心里早以翻起巨浪。

修绑好马,依坐在安的身边。

“说把,我听着呢!”

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滚滚黄沙,安安静不语。

修在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安说话,他奇怪的看向安, “怎么了?有什么难事吗?只要我帮的上,我一定帮你。”修笑开了, “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。呵呵……”

“修,我们认识有……十……年了……吧……”

“是啊,十年了……,好快啊……”修感叹着。

“十年前,我受伤躲在山洞里,是你和月发现了我,救了我。你知道我睁开眼的第一感觉是什么吗?”

“是什么?”修很好奇。

“我以为我看见了天使。好美,好温柔的天使在对我微笑。”

“天使……吗?的确,月是天使啊……”想到月,修笑的更欢了, “月是世界上最美丽,最温柔的天使。不过,安,月是我的,你可不许和我抢……”

修的话还没说完,他整个人便被安恼怒地压倒在地上。

“修,我说的不是月!我说的是你!我的天使是你啊!为什么你总是这么的迟钝,总是把我的爱当做是朋友间的关怀?我爱你啊!修……”

修被安的话吓呆了,就连安低下头亲吻着自己的脸庞时,他也没有反应。

直到安的唇轻触着他的唇时,修才大惊地想推开安。

这时修才发现,不知在何时,安已经长成为一个真正的威岸的沙漠男儿了。凭自己的力气根本敌不过他。

安轻吻着修的唇,当修要逃开时,他重重地压上他的红唇。

修紧闭牙关不让安再进一步,安也不急。他只是用牙轻咬舔弄着修的唇瓣,很快修的唇就红肿了起来。

觉得难以呼吸的修在推不开安的情况下,终于忍不住开口了。可他还来不及出声,安便趁机探入了他的口中……安的舌紧紧缠着修的,不断地逼着他与自己一起舞动……修又何尝试过这样的热吻,虽然他和月也有过亲吻,可也只是唇碰唇而已。

很快,修的理智便被火热的欲望所代替,他开始回吻安,他忘了现在抱着他的是谁,只是想获得更多的……一吻结束后,回过神来修瞪着安,好象在看什么魔鬼似的。修一步步的倒退着,在碰到他的马后,修赶忙翻身上马,急急地向城中跑去。

安也不阻止他,他只是落寞的站在原处看着修的身影越来越小。他的唇边泛起苦笑,今天的这种后果他是早已料到,可真的发生时,他的心还是被深深刺伤了。他的心好痛,修离去时的眼光让他的心好象被刀挖似的,真的是好痛啊……从这天起,修就开始躲避安,安知道他的心思也不逼他。只是夹在中间的月不明所以,她还以为两人吵架了。可问问两人,却是谁也不肯说什么,头痛的月也只有随他们去了。

两个月后,月的十八岁生日到了。三人半年前就约好了在尼威尔山的山顶上为月庆生。虽然极度不想看到安,可不能拒绝的修还是去了。

今天一早,修在出宫前真好被他的父亲叫住,国王硬拉住修和他说了一大堆治国之道,修花了好一会儿才摆脱国王。

他驾着马急急的赶路,就生怕月不开心。

赶到山脚下,修固定好马,急冲冲地象崖顶跑去。

在半路时,修迎面看到安正在下山。两人看着对方,修想起那个吻,脸一红,别转过头去。

“你怎么下来了?月呢?”

“她在上面等你。看你不来叫我来看看。”

“我们上去吧。”

安没有出声,只是默默看着修,两月不见,修更美了。

修被他看得不舒服,忙大步向山顶走去。

修走得很快,不一会儿就到了山崖上,。

在这,他看到了这一生最最可怕的景象:他的月……美丽、温柔的月,正躺倒在地上,她的身上插着一把明晃晃的弯刀。她的血浸湿了周围的地,她那双总是充满笑意的眼眸大大的瞪着天际,再也不会露出修最喜欢的羞涩……“啊-----!”修抱着头,跪倒在月的身边,他不敢也不想相信眼前的这一切。他的泪一滴滴的滴在月的脸上, “月,月……,月----!”他一声声的呼唤着月的名字,可那唇间再也不会微笑着应答他了……修把月抱在怀中,他的目光集中到了那把刀上。这是……,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“是你!是你杀了月!”修愤恨地瞪着安,对他吼到, 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要杀月?为什么啊……”

“我没有。”安淡淡的回答, “月不是我杀的,我没有杀她的理由。她是自杀的。”安一脸的淡漠,可修不知道他的心里也是惊异万分,可多年的训练已让他习惯了不露声色。

“那是什么?你不知道吗?”修指着月身上的刀,那是安20岁时,他父亲送他的礼物,安一直很珍惜,从不离身。可现在……“可是,月为什么要自杀?她根本没有自杀的理由!我知道了,你是嫉妒吧。你嫉妒月可以得到我的爱,而你却不行。你知道今天我本是要向月求婚的。所以你恨月,想要月消失的最好办法就是杀了。然后再骗我说月是自杀的,你的用心可真恶毒,我恨你!你这个杀人凶手,我恨你!”

修的话让安的全身一震,他露出苦笑, “在你的眼里我就是这种人吗?如果你认定是我杀了月,我说什么你也是不会相信的。”

说完,安转身就要离开。

修放下月, 拔出身上的刀,向安砍去。安轻轻让过,轻易的躲过了修的攻击。他一手夺过修的刀,抛到崖下。

在深深看了眼修后,安就扭头下山。

月啊月,看来我们三人中最厉害的便要数你了,你用你的生命让我和修一辈子记住了你,也让我和修再也没有再一起的机会了啊……

   (结局小窝独家勿转)03

四年后,修的父亲去世,修继承了王位,成为贝安的新王。

这一年修22岁,而他和安自从月死后再也没有见过面。

而在修继位后的第一件麻烦事就是沉寂多时的沙漠强盗又开始猖獗。他们一直在贝安附近抢夺商旅,有时也会在贝安的一些地方掠夺财物。只是,与过去不同是,现在的强盗只夺物并不杀人。

修听说,四年前强盗的首领换过人,从此以后就鲜少有人死于强盗的刀下了。

可如今,他们却成了修的最头痛的问题。最后,修决定亲自带兵去剿灭强盗。

可是出乎修意料的是,这些强盗的作战能力并不输于他的军队,而且非常会运用战术。修一个不察,便掉入了陷阱,他和仅剩的几百名士兵被围困在个小绿洲里。修面对的是前所未有的困境。

是夜,呆在帐篷里的修翻转着身躯难已入睡。他不知道他还可以支撑多久,如果他死了,那些对他的王位一直虎视眈眈的人可要开心了。

突然间,修感到似乎有道视线在注视着自己。

“谁?谁在那里?给我出来!”修坐起身。

黑暗里,有个人影走了出来。

“好久不见了,修。”

“……,是你啊,……安……”

修看着四年不见的安, 一身黑袍的他,看上去更成熟了,也更加俊伟了。

安也在注视着修,几年不见,修看上去更瘦了,也更美了。

“你还来干嘛?这里可不是上次的崖顶,只要我一叫,很多人会冲进来,到时,你就难逃一死了。”

“你不会的。”

“你……”修瞪了眼安,气的要命。他刚想开口叫人,就被安抢先了。

“修,我的父亲四年前死了。”

对于安突然冒出来的话,修不懂,这和他有关吗?

“我继承了他的位子。”

修还是不明白, 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从四年前开始,沙漠强盗便不在杀人了,你也是知道的吧?”

“难道说,你……”

“是的,我就是现任的首领。”

“……”修沉默不语,这个消息对他的震撼很大,他怎么也想不到,安竟然就会是沙漠强盗的首领!

“那……,你想怎么样?”

“修,你知道吗?你这次的行动都在我的掌握中哦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对,你的那些亲戚巴不得你早点死,所以在三个月前来找我,希望我和他们合作出掉你。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,你和我早就认识。而你一直是我心中的天使,我又怎么会让你死呢?”

安走到修的面前,用手抬起他的下鄂,蓝眸对上黑眸, “修啊……,成为我的人吧……,这世上只有我是真心对你的,我是绝对不会出卖你的。我爱你,修……”

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出乎意料的,修爽快的答应了, “不过我还有几个条件。”

“说吧,不管什么,我都答应你。”

“第一,我要你帮我除掉那些窥视我王位的人;第二,我要你答应我,你的人不许再在贝安的范围内抢劫。”

“可以,只是,我也要你答应我几个条件。”

“你说吧。”

“第一, 我要你成为我的人;第二, 我要你永远不离开我的身边,我要你爱我,那怕你只是装出来的也可以;第三, 我要你今生今世不娶妻。”

“虚伪的爱你也要?”修冷冷的问道。

“只要是你给的,再虚伪我也不介意。”

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“那么,现在就先来完成我的第一个愿望吧。”安轻轻吻在修的唇上,之后马上就离开了。

安推后一步,修则下床站在安的面前。

修缓缓的解开衣扣,衣服一件件的飘落在地上。很快,修就一丝不挂的站在安的面前。

安用眼光巡视过修的全身,他的眼中全是心痛, “修,你瘦了。”

安的手划过修的脖子,慢慢地往下,在他的红珠上打了几转, 修的身体微微颤抖着,他的红珠因安的碰触而挺立。

安只是轻笑,他的手毫不留恋的滑到修的肋骨处,用手指碰着那一根根明显突出的地方。

“以后我一定要把你喂得胖胖的。”他的手继续向下,直到没入黑色的草丛中……修的身体明显一僵,他用尽全力控制身体,不让自己逃跑。从没有人这么对待过他。过去,他和月之间只是纯纯的交往,最多也只是亲吻罢了。月死后,修更是心如止水。

“怎么?这里还没有被人碰过吗?修,你还真的很纯情啊。”安开心的笑着,修的纯洁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。

不一会儿,修的分身在安的手中就有了反应,分身的顶端开始流下透明的液体……这时,安却撤回了手。

修不解的看着安,安回一微笑。

安脱光了身上的衣服,露出健壮的身材。

明知不该,可修还是被安赤裸的身体给深深吸引住了。

“呵呵,好看吗?修,你喜欢吧。以后它就是专属于你一人的了。”

听了安的话,修羞红了脸。安抓住他的双手,让修爱抚自己的胸膛。

两人坐在床上,安靠在枕头间,他稍稍一用力,修就俯倒在他的身上。

安用手把修的头按到自己的下腹处, “吻它。”

修看着眼前怒张的欲望,他迟疑了下,最终还是轻启红唇,把安的分身含在了嘴里。

“对……,轻一点,不要用牙咬……,嗯……,很好,慢慢的,先舔下顶端……,好,就是这样……,现在把它整个含进去……,嗯……好……极了……,你的嘴里真是又热又湿,好舒服啊……”

安喘着气,一点点的教导着修,虽然修的动作很青涩,可安还是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。

没过多久,安就在修的嘴里到达了高潮。

措手不及的修被呛了个正着,他的嘴里全是腥味浓重的精液。修正想吐出来却被安阻止。

“吞下去。”安的神情严肃,他用手捂住修的嘴,直到修全吞下去后,这才送开。

安一个翻身,修便躺在了安刚才的位置上,在修还来不及反应时,安就把他的欲望含在嘴里熟练的吞吐起来。

安的技巧很高,修很快就有了反应。

修紧咬牙关,不想让自己发出半点声响。

见状,安把自己的右手两指伸入修的口中。这样,不能闭嘴的修只有任那一声声的呻吟从口中流泻而出……见修已完全陷入了爱欲中,安的舌来到了修的欲望下方的小穴处。

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

这下修完全被吓得清醒了,他怎么也没想到安竟然会舔他的那里,这实在是太……安按住修乱动的身体,头也不抬的继续着。安的舌尖深深的探入小洞中,用唾液把修的小穴弄湿润。

“不……不要……,好脏……,我不要……”修狂乱的叫喊着,他的泪也流了下来。

“为什么?修怎么会脏呢?我的修是最好的。乖,这也是为你好,不好好弄湿的话,等下我肯定进不去的,你也不想受伤吧?”

安的食指开始进入修的小穴,修因异物的进入而皱紧了眉头。

“痛……”

“你看,你才进去半节手指就不行了,不好好弄的话又怎么行?”安把手指伸到修的嘴里, “舔湿它。”

修乖乖的照做,接着,这带着修自己液体的手指便进入了修的身体里……安用了整整半个晚上才好不容易地进出自如,可当他的欲望进入修的身体时,修才知道什么叫撕裂般的痛。

修疯狂的挣扎着,哭闹着,安只有极力安抚他。安的脸上、身上都是汗水,可他还是咬紧牙,很温柔的进出着,他不想伤到修,修是他的宝贝,永远的爱……一月后,修在安的帮助下清除了身边的全部隐患。安也管束住了手下。

从此,贝安国泰民安,和乐富足。

“陛下,您起身了吗?”门外传来恭敬的声音。

因为安的关系,修曾下过命令,不许任何人进入他的寝宫。所以所有人只敢在门口叫他。等修叫,才能进去侍奉。

“你下去吧。”修回道,他站起身,昨夜欢爱过度的身体不时的酸痛着,那白色的液体随着修的起身而从后穴中流出,在他的腿间流淌着。

皱了皱眉,修走向浴室。

躺在浴池的边缘,修不断在心里盘算着。

经过三年,他的地位已经很巩固,而且大臣们也全是他的心腹。安对他的用处已所剩无几。他的那些强盗没有了他这个首领也是一事无成的。而富罗现在控制着贝安的水脉,加上富罗只有一位公主,以后老国王去世,王位必然由公主的丈夫继承。

想来想去,修最决定除掉安。安对他来说已是阻碍,修不想在自己的身边留下祸端。所以,安必须死。

几天后,安再次到访。

“有没有想我?”安亲吻着怀里的修。

“当然有。”

“呵呵,你今天好乖,让我好好的亲亲。”

说话间,安吻上了修的红唇。

修用尽浑身解数回吻着,一脸的迷离。

安吻的更深,很快,两人就滚倒在床上。

安闭着眼,享受着修难得的温顺。

就是现在!

修的眼中闪过一抹冷光,他抽出枕下的小刀,向安刺去……安大惊,连忙躲开。可小刀还是深深刺进了他的腹部。

修翻身下床,一大群士兵冲了进来。

安按着伤口,一脸的悲凄。

“你要杀我?”

“你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了。”修面无表情的回答。

安痴痴的看着修,苦苦的笑了。

“我早猜想到会有这一天的,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么的快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修,我今天来是想给你样东西的。”安从怀中拿出一卷东西递给修。

修没有接。

安把东西放在桌上, “这是张地图,上面标有新水脉的方位,还有引水工程的全部计划书。有了这个,你就不用受制于富罗了。”

修还是没有开口,可他的杀意以淡,他的心里开始矛盾,原以为自己一定可以好不留情的杀了安。可真到了这关头,修却发现自己下不了手。

“……,这次看在这张图的份上,我可以放了你。可是仅此一次,我们间的一切就到此为止。下次见面时,我们就是仇人。”

修谴退了士兵。 “你走吧。”

“修,我们不会结束的,就算你再恨我也没关系。因为我爱你,永远的爱你……”

安走后,修坐在床上,倚在枕头间,回想着过去的一切,真象是场梦啊……对于安,修的心情是复杂的。曾经他是那么那么的恨他,恨不得亲手杀了他,可随着时光的流逝,修发现自己心中的仇恨一点点的变淡了,安用他的爱包围着自己,让他尝到了连父王也不曾给过他的爱,可是是他杀了月……最近,修时常的梦到月,梦中的她总是泪流满面的看着自己……修知道,这是月要他不要忘了她的仇啊……月……我的月……第二天一早,修就找来了人,让他们看了计划书,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完美的计划。修就让他们悄悄的去办。修现在还不想让富罗这么早知道这件事。

可谁知事与原违,富罗的使者买通大臣,得知了此事。

他们想用强硬的语气逼迫修。原本就心烦意乱的修一怒之下拒绝了求亲。把富罗的使者和公主赶回了富罗。

几天后,富罗送来了战书。两国正式开战。

一周后,战况呈现一边倒的情况,富罗明显占优势,而贝安因长年没有战争,士兵都缺乏对战的经验。很快,贝安节节败退。

修在城中看着军事图,心中乱作一团。

看来他还是不适合做王啊,他没有足够的领导才能,如果是安的话……修摇摇头,怎么又想到他了,修啊修,你要记住,他是你的仇人,是仇人!!!

“陛下,外面有人求见。他说他有击退敌人的办法。”

“让他进来。”修的双眼一亮,连忙让人带进来。

可当修看清进来的是谁时,他的脸一下就拉了下来。

“是你!你还来干什么?看我的笑话吗?”

安看着眼前发怒的修,他还是和平时一样的回了他一个笑容。

“我是来帮你的,修。”

“帮我?”

“是的,修。我早说过,就算你再恨我,我还是爱你的。所以我就来的,当然还有我的兄弟们。我们一定可以帮你把富罗人给打回去的。”安的脸色有点苍白,看来那天被修伤的不轻。

“……”

“我是真心的,这次我没有条件,只是想帮你。相信我,我是永远不会骗你的,不是吗?修……”

“好吧,我代表全贝安的人民谢谢你。”现在的局势容不得修再多想,多一人就是多一份力量。

“我只要你的感谢就好。”

当晚,修召集了全部的将领开会。

当大家听过安的计划后都对他佩服不已。修也没想到安竟然会想的出这么精妙的计划。在一致通过后,第二天的反攻开始了。

很快,安的计谋取得了成功。在两周后,不仅解了贝安的困,还一直打到了富罗的皇城外。

今天是一个好天,也是一个适合决战的天气。

士气高涨的贝安军队攻打进了富罗的皇城。皇宫里,富罗的国王还在做着最后的抵抗。

修带领着众人与之进行着撕杀。安紧紧跟在修的身边,生怕修会受伤。

眼见已是末路,富罗王从身边的侍卫手中夺过弓箭。只见他熟练的搭上箭拉满弓,瞄准修后便射出了箭。

一旁的安看见,连忙扑向修,用自己的身躯覆盖在修的身上替修抵挡住了这足以致命的一箭。

这一切都来的太快,在修还没来得及有反应前,他就被安压着一起倒在了地上。

等修被人从安的身下拉出来时,战斗已经结束。富罗王已经自杀,而安也……修满身是血,这些都是安的血,他的背上插着一支箭,正中他的心脏。

看着满手温热的鲜血,修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安,他整个人都傻了。

“修……,修……”

安叫喊着修的名字,修忙上前扶起他,让安依靠在自己的怀中。

“修……,不要,不要……哭……”

修这时才发现自己已是泪流满面。看到在自己怀中不断吐血的安,修觉得自己的心好痛好痛。

“安……,求求你,你要坚持下去……”

“修……,你……不恨……不恨我了吗?”

修被问的一呆,是啊,他不是很恨安的吗?他不是一直盼望着安死吗?他的曾经还想亲手杀了安。

可现如今,在安真的快要死了的时候,他为什么会哭?为什么他的心象是被人挖出来般的,好痛苦啊……“修……,修……,有一件事,我一直想和你说的,可我知道……,你一定不会相信的……,现在……我……我快要死了……所以我一定要告诉你……”

“好,你说,你说吧。我会听的,一定听……”修搂紧安,不停地流着泪。

“其……其实……,那天……月的生日的那天,她向我告白了……”

听到这句话,修大震。

“可我回绝了她,我告诉她,我爱的是你。后来她又问我要那把刀做为纪念品。我就给她了。之后她叫我去看你到没到,我就下来了。再后来的事你全知道了。我没想到她会这么偏激,宁愿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来向我报复,她知道她的死一定会让你恨我,而她的目的也的确是达到了……我不想让你知道她并不爱你,我怕你伤心,所以我情愿你恨我……”

“傻瓜!傻瓜!你这个大傻瓜!”修听了安的话痛哭流涕,终于他知道他为什么会心痛了,为什么他会泪流不止了,这全是因为他爱安,可是复仇之心使他蒙蔽了双眼。他和安是这世界上最最傻的大傻瓜!

“安,求求你,不要死。我爱你啊,你死了我又怎么活得下去?求求你,不要这么的残忍,我不要再刚刚发现我是爱你的时候就马上失去你……所以,求求你,安……,我爱你……,不要丢下我……安……”

“对……对不……起,修……看、看来我是……没有办法……再留在你的身边了……对不起,修……我也不想的,可是……,修……忘了我吧……重新找一个好女孩,结婚、生一堆可爱的孩子,这不是你的梦想吗?所以,修……忘了我吧……”

“安……,我不要!我不要你死啊……安……”

“不要哭了……,修……你是我的天使……我的天使是不流泪的……我的天使是快乐的……”

安用手轻轻抹去修的泪,他的眼中尽是无奈,他也不想离开修,他也不舍的修……可这是他的命,注定他无法与心爱的人厮守一生……安的手缓缓掉落在地上,他的眼中有泪,不过他还是笑着闭上了眼……“不------!安-----!”

修的叫声回荡在皇宫的上方,他的哭声响彻天际……仿佛感应到修的悲痛,原本晴朗的天也开始下起雨来。

奇怪的是当雨滴滴落在安的身上时,安的身体开始有了动静,只见他动了动眼皮,好一会后才睁开了眼。

“修,你又哭了吗……”

“安……,你活了!你又活过来了!太好了,一定是我感动了上天,它又把你还给了我。太好……,我爱你,安……”

修低下头,第一次主动地亲吻着安。

安也乐得享受,激烈地回吻着修。

看到这情景的士兵们也发出了欢呼……

“你满意了吗?创!”

在天际,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,手中捧着生命之盒的生命之神抬头问他身边的创造之神墨拉奇尼斯。

创点点头,“谢谢你,生。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“没事的话我就走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回过头,创又看着底下在热吻的两人, “这是我欠你们的,现在我还了。希望这一世,你们能够过的幸福快乐……”

一年后,安和修结婚,举国欢庆。两人同时成为贝安的国王。

五年后,安和修领养了一个弃婴,取名为“月”。

随着不断的征战,贝安的领土越来越大。

又过了五年,日益繁荣的贝安正试改名塞伯特。在贝安语中,塞伯特就是双王的意思。也就是两位王者并称的意思。指的也就是安和修了。

在安和修去世后,塞伯特的大地上在一夜之间开遍了一种奇特的兰色小花,这花总是一株上开出两朵花。

人们认为这是安和修的化身,称这花为 “塞伯特”。

几百年后的今天, 塞伯特早以成为世界上的几大名国之一,而安和修的故事也一直流传了下来,当然也会永远的流传下去……

    字节数:26035

       【完】